狗万体育官网平台-狗万官方安卓手机版-狗万滚球app安卓版下载

正文 【V031章】 嗜血修罗降世☆上

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031章】 嗜血修罗降世☆上无弹窗、正文 【V031章】 嗜血修罗降世☆上全文阅读

正文 【V031章】 嗜血修罗降世☆上——–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———-b章节名:【v031章】 嗜血修罗降世☆上/b

阳光下,银色的箭头穿过信号弹,发出尖嚣的声响。一箭一信号相撞,顿了一下之后,直线垂落而下,砸进湖水里。

红护法保持着仰头,惊恐的眸子不断的回放着天空中那相追逐的一幕,身体微颤,满眼的不可能置信。

如果说,那道金色的光芒刺得她睁不开眼,那么,那道银色的光芒就刺倨傲的女子。

见了她之后,红护法作为女人仅有的骄傲都被狠狠的贱踏到地上,瞬间被撕成粉碎。与这样的女子站在一起,她便是地上的泥土,可以视而不见。

肩若削成,腰如约素,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,眸似秋水,又暗含王者与生俱来的霸气,邪张扬又不失优雅尊贵。

一袭火红的束腰长裙,广袖宽摆,旖旎拽地。银色的丝线在袖口绣出几朵墨菊,长长的裙摆似浪花,随风荡漾出优雅的弧度,偶尔露出黑色镶金的短靴,腰间同色的腰带迎风飞舞。

那似丝绸般柔软黑亮的发丝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,发间斜插着样式简单素雅的珠钗,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流露着高傲与睥睨之态。

她,仿佛傲视天下的女王般,怜悯的低睨着神情略显慌乱又充满防备的红护法,粉色的樱唇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,美得很不真实。

红护法放肆的打量,并没有引起伊心染的不悦,她只是微微侧了侧头,绝美的侧脸在红护法的眼中展露无遗。

心提到了嗓子眼,红护法困难的咽了咽口水,压下内心深处的恐惧,脑子飞速的运转着,寻找着逃生之路。

幽冥堂从不养无用之人,她是踩着无数尸体才成为七大护法之一的,她杀了那么多的人,双手沾染了那么多的鲜血。可时至今日,红护法忽然间才发现,她身上的杀气,竟然还没有伊心染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。

她甚至不敢直视伊心染那双看似清澈见底,实则暗涛汹涌的眸子,她不要被看透,那种感觉就像是,身后有一个幽灵,随时都在准备入侵她的身体,她的灵魂。

金色的弯弓凤羽在伊心染的手里旋转着,阳光下越发的璀璨,也越发的让红护法惧怕。幽冥堂里不乏有射箭能手,但就刚刚伊心染射落信号弹那一箭,红护法敢发誓,幽冥堂里无人能做到。

伊心染算准了红护法在带领幽冥堂的人退进秘密前,肯定会先来湖边发信号通知幽冥堂分部前来接应她。她可是专门在这里等着红护法前来,不好好向红护法收点儿利息,伊心染都觉得对不起自己。

在黑风寨里,虽说红护法行动自由,不受约束,但她不敢冒然发射信号弹,稍不留神她就得死在黑风寨里。

一旦双方发生不和,动起手来,吃亏的绝对是幽冥堂。强龙压过地头蛇的例子,不是没有,只是很少见。

求救的信号弹是一定要发的,红护法处心积虑的想要控制黄硝,彻底撑控黑风寨的计划失败,她想要自保全身而退,信号弹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,不得不发。

无论是距离黑风寨,还是悬崖那一边的白虎山,即便是看到了信号弹,一时间也找不出是从哪里发射出去的,也无从判断对方的援军会从什么地方,什么时间,朝着什么方向去营救。

夜绝尘有句话说得很对,伊心染不是笨,她的心思极细,细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。

事实还真是那么回事儿,伊心染喜欢推理,哪怕她的手里只握有极少的线索,她可以推理出几条最接近事实的真相,然后一一排除掉,得出最后的结果。

就像她以前,跟着师傅去打猎一样,她会一次又一次的踩点,确保发生意外的可能性为零。因此,每一次,她打到的猎物绝对是最多的,同时也是最难猎到的。

前后两次潜进黑风寨踩点,探听到的消息不少,而她埋下的暗桩也不少,足够整个黑风寨狠狠的喝上一壶。

伊心染不喜欢打没有把握的仗,她喜欢掌控全局,做决策者的同时,也做执行者。每每成功完成一次她的作战计划,都会让她觉得相当有成就感。

南国是由游牧民族强盛起来的,百姓崇尚骑射,南国皇室也极其重视,每年都会举行选拨骑射能手的比赛。

红护法隐约记得,有谁在堂主的面前提起过南国九公主,说能做堂主夫人的女子,必须具备伊心染的才情与品貌。

伊心染抬起头,清澈的眸光落到红护法的脸上,纤细的手指抚过凤羽金色的箭身,按下那微微凸起,弦月形的图案往里一缩,随着信号弹一同掉进湖水里的银色箭羽,‘嗖’的一声从水里飞射出来,紧贴着红护法的脸颊射向凤羽,最后乖乖的被伊心染握到手里。

表面上,她画在图纸上的每一支箭都是一模一样的,无论是长短还是外观都没有任何的区别,实际上每一支箭都有不同的用途,也只有她才区分得出来。

哪怕是替伊心染打造出凤羽的卓铁都不知道凤羽与这十支箭的秘密,其他外行人更瞧不出什么来。

厉风时从耳旁刮过,乌黑的发丝被银色的锋芒划断,随风飘飞在红护法的眼前,将她眼中的恐惧无限的放大。

僵硬的身体无法放松,有那么一瞬间,红护法在想,为什么伊心染不杀了她。只要那支箭再往里面一点,就能穿透她的脖子,而她连躲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真抱歉,吓到你了吗?”伊心染对自己的箭法很有信心,在没有第三方威胁的情况下,射杀红护法易如反掌。

幽冥堂之谜还没有解开,不仅夜绝尘需要抓住红护法这个幽冥堂雁不归分部的负责人,司徒落澜也想要从她的口中,弄清楚笑红尘的来源。

但她,她不会让红护法太好过,吓吓她也无妨。正好拿红护法来热身,毕竟,解决掉红护法之后,她与黑风寨之间的战争,也就要正式拉开序幕。

自打红护法被派到夜国幽冥堂分部,呈送到她眼前关于南国九公主伊心染的情报足足就有十来页那么多,全都是她在夜国的表现。埃里克仇恨

关于伊心染的才情,红护法却是知言片语都没有瞧见,心中难免起了疑惑,要求将南国关于伊心染的情报传送过来,让她仔细的比较。

只可惜,那份资料还未送到她的手里,地宫就被毁了,她也沦为了四处逃蹿,需要依靠别人的人。

实在可恨,她的一切,都毁在伊心染的手里,要是没有她,她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。

思绪被愤怒与仇恨所占据,红护法的身体不再僵硬,眼中的惧意也逐渐被愤怒与杀意所取代,右手紧握的长剑一挥,剑气划破湖边的石头,冷光折射进伊心染的水眸里,映衬着她唇角如花绽放的笑意,有些说不出的诡异。

有野性的猎物,猎人在追捕围杀的时候,才会格外的兴奋。伊心染有意,肯定很精彩,只可惜她欣赏不到。

离开战王府不过才短短几日,她每天想念夜绝尘的次数,都快把她给憋屈死。从黄硝嘴里得知,夜绝尘已经穿过了鬼雾林,几乎每天都跟她处于同一片山林里,伊心染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她不知道那种想念是不是爱,又或许只是她习惯了依赖他,所以才会一离开他就想念他。也许,离开一段时间之后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“女人天生就应该被男人护在身后,战王妃就一点儿不生气,换了任何一个女人,都会很伤心难过的。”眼角微微上挑的狐狸眼,生来就是为了媚惑男人而生。

红护法就生有这样一双眼睛,幽冥堂有很多专门修习媚术的女人,而她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媚意横生的眸子扫过四周葱郁的树林,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,不禁让红护法有些丧气。

“这里,只有你跟我,打败我你就可以离开,否则、、、、、”她跟红护法无冤又无仇的,没必要非取她的性命不可。

看也没看一眼,伊心染将凤羽往后一抛,径直丢进了箭盒内,火红的长裙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,伊心染正面迎上红护法划向她的长剑。

红护法手中的长剑,从她杀第一个人开始就跟着她,那么多年一直没有换过,用起来得心应手,几乎与她本人融为一体。

“剑使得不错。”伊心染左闪右躲,火红的身影攻防间极其的灵活,流畅飘逸的动作仿佛是在跳舞一般。

赤手空拳的伊心染很难靠近擅长使长剑的红护法,她的攻击很有防备性,出手也非常的谨慎,伊心染很难寻找到突破,重伤她的机会。

突然间,红护法所有的自信心都回来了,整个人都弃满了活力,充满了战斗力量。

那个手执金色弯弓的伊心染,身上所展露出来的霸气,仿佛在她放下弓箭的时候消失了,红护法对伊心染的惧怕也与在她交手的一招一式间,处处占足了上风。

“我很期待你的后招。”低垂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冷光,伊心染重重挨了红护法一拳,却也一脚踢飞了红护法的长剑。

该死的,她到底使了多大的劲,让她握剑的右手整个都麻木掉了,手掌握都握不起来,疼得厉害。

甩了甩手,红护法惨白着脸,抹去额上的冷汗,咬着牙厉声道:“我要杀了你。”

轻咳了两声,伊心染伸展双臂,活动活动筋骨,红护法打在她身上那一拳,要不是她们两个人隔的距离太近,她百分之百得受内伤。

“别以为伤了本护法的右手,你就能拿下本护法。”红护法挑衅的瞪了伊心染一眼,急速的朝着扎在湖边的长剑奔去。

幽冥堂里,除了堂主知道她左右手都擅长使剑之外,再没第三个人知道。当初,救她剑法的师傅,早在她出师之日,就已经长眠地下。

眼看就差一步她就能把剑拿到手里,一道银色的光芒划过,发出兵器碰撞的刺耳声响,长剑飞进湖水里,溅起水花无数。

红护法瞪着被银光划破的手背,后背斗然生起一股寒气,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那支射落信号弹的银色箭羽。反射性的扭头看去,只见石壁上稳稳的扎着一把短小而精致的匕首,沾血的刀锋倒映出她惊恐而惨白的脸。

电视剧里不是说过,左手使剑的人很厉害,就算是狗血的剧情吧,伊心染可没兴趣被动挨打。比招式她自认绝不会输,但是她没有内力,真要跟红护法硬碰硬,她会死得很凄惨的。

与人对战,她还是第一次被逼到这种地步。看来,黑风寨的三当家,就算不是死在伊心染的箭下,也得死在她的拳头下。

近身攻击是伊心染的强项,她尤其喜欢近身格斗。拳头与皮肉的近距离搏击,最能刺激出人的潜能。

面对疯狂的红护法,伊心染显得很淡定,真难得她不自称‘本护法’了,她不觉得别扭,伊心染觉得很别扭啊。

右手抓住红护法打向她脸的左手,左腿踢中红护法的膝盖,让她的身体前倾,手肘狠狠的打在她的后背上,一下接着一下,最后一记旋踢将红护法整个人踢飞出去。

大哥说过,不出手则已,一旦出手便要一击致命,不给敌人还手的机会。如果伊心染真的想要下杀手,刚才她就可以直接掐死她。

当然,她对红护法又打又踢,也不是好受的。伊心染很清楚,人的身体打到哪里最痛,也最容易造成内伤。

血从红护法的嘴角喷溅而出,像是红色墨汁泼出的喷墨画一样,红腥子四溅,妖娆而美丽。

身体重重的砸在湖边,溅起一米来高的水花,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难受的红护法,不但没有力气站起来,还狠狠的呛了几口水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红护法趴在水里仰着头,嘴角的鲜血顺着她的下巴滴在水里,殷红的血溶进水里,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她就那么望着高高在上,仿佛站在云端上一样的伊心染,身体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。

“现在的她被伊心染伤得那么重,出路她肯定找不到,出来时间已经很长,再不回去肯定会引起黄硝的怀疑,暂时先回黑风寨,再做打算。”

心里反反复复的想着,红护法咬紧嘴唇,手在水底下抓起一把石子砸向伊心染,趁机大力扑进湖水里,向泉眼游去。

事先布置好的信号发射上天空,绽放出一朵美丽的烟花,伊心染避开那些碎石,朝着泉眼瞥了一眼,摊了摊双手,自言自语的道:“本小姐没兴趣陪你玩了,量你也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逃回黑风寨去做以待毙。”

假装很丧气的离开湖边,一步三回头的朝着湖边看了看,似乎是在确定没有人跟着她,然后才放心的顺着那条隐蔽的小道离开。

直到伊心染的身影彻底消失,湖水时憋得面红耳赤的红护法终于忍不住冒出水面,双眼若有所思的盯着伊心染离开的地方,嘴角勾起笑痕。

拖着重伤的身子,红护法心生警惕的顺着小道一直走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designbysputch.com/,埃里克待她完全确认这真是一条可以逃生之路之后,才笑着走回湖边。

战王妃,本护法真要好好的谢谢你,要不是你,这么隐蔽的小路,本护法想要找到,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。

“红护法,相信你一定会很喜欢本小姐替你准备的这份大礼的,咱们就有缘再见。”吹着欢快的口哨,伊心染学着凤羽蹦蹦跳跳的下山去。

黄硝能建立黑风寨,他就不是蠢材,红护法离开这么长一段时间,他要是没有察觉,就算伊心染是高看他了。

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